小甜饼啊

谢谢你这么可爱还来看我~
这里甜饼,可以叫我甜饼,二饼,阿甜等等等等,就是千万别叫阿饼( Ĭ ^ Ĭ )有种我是瞎子的错觉。

全职主叶喻and清水无差,微王喻
恋与白许,言许
明侦白撒

只吃不产。
文笔废,产粮有心无力_(¦3」∠)_

可能是真的老了,总是时不时地想起之前干的一些蠢事。

“你们都是林俊杰的人。”


“你们是圣所裂缝中的阳光,也就是我的阳光。”


“是你们让我的青春如此精彩。”


“希望你们能够装满快乐。”



我很快乐可是我哭了一整场。

也许有人很难理解,可是真的忍不住。

不敢张嘴,一张嘴就要流泪。


灯灭了,你出现了。

你和我们对话了(假装你在千万人中只对我说)。

我们相隔依然很远可是我见到的是真的你。

你要离场了,我哭着喊不要走。


就假装是因为过了晚上十点,所有情绪都会被放大吧。


“我是你们的青春吗?”


你不止是我的青春,你几乎是我的全部人生。


我23年的旅途,15年都是你。


小的时候家里还没有网,我拿着一个小小的MP3播放器,里面歌曲寥寥无几,却全部都是你。装上网的第一件事就是注册微博,关注的第一个是你。

我不记得哪天起心里都是你,只是当我知道有一个词叫做「追星」的时候,你已经在我生命里扎根了。


这一刻,是爱吗


我想大声告诉你,是!



明明才刚刚别离,却在期待下一次的相遇。

05.床单要绿色还是蓝色

时隔很久的05

 

 

白敬亭x撒贝宁

(饼自己很喜欢这个扑倒桥段啦,所以可能饼的文章里这个写这个场景的比较多,不喜欢的点叉叉哦~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“一天不学习我浑身难受啊。”

白敬亭尽职尽责一点也不夸张地扮演着白小爷的角色,跟撒干事斗着嘴争论学历的问题。听到鬼侦探一句“现在死人了!”看向“尸体”。

“死人啦?死人啦啊啊啊!”

一边喊一边将还没反应过来的撒干事扑倒在了脚边的床上。

 

白敬亭怀中抱着撒贝宁,扭头朝其他人看去,眼中的嘚瑟差点掩饰不住,随后立即翻身坐起来把他虚搂在怀里,听着那心心念念的声音。

 

“我又不是不同意,你温柔一点行不行。”

 

白敬亭不由得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,搭在撒贝宁肩上的手不由得使了使劲。

 

 

后半段的案子进展的还算顺利,案件最终以少了半瓶的洗发水结束。

回北京的飞机上,两人并排而坐,白敬亭把玩着比自己小一圈的手,这儿捏捏那儿揉揉,状似不经意地说:“我觉得,家里床单用挺久了,是时候该换了。”

 

“哦?反正都是用呗,不过你想换的话就换吧,”撒贝宁浑身透露出录制结束的疲惫,靠在白敬亭肩头,“好像还有两个新的,你想换蓝的还是绿的?”

 

“都不要,”白敬亭低头附在撒贝宁耳边说道,暖暖的温度把撒贝宁的耳廓熏成了粉色,“再去买个紫的吧,衬你。”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 

碎碎念:紫的是因为明侦里那个床单是紫色的啦

 

 

很久没回来啦,然而还一点进步都没有 = =

我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好呀嘤嘤嘤

爱你们!

你们是妈妈心里最靓的崽!

逛美术馆的时候突然有几个特别可爱的脑洞。
然后。
出来就忘了。
emmmm我的脑子可能价值三个亿。

希望你永远快乐不被世俗所扰。
希望你快些有个人可以拥抱。
希望你想哭就哭想笑再笑。
希望你所有的付出都不是徒劳。

记梗
轮回三(?)世梗
古风变现
上世身亡,此生相遇
大概是只要我遇见你,就相信一见钟情的梗。
所以有没有太太想要这个梗啊_(¦3」∠)_

30题短打04

一个弱智故事。
在床上摊着突如其来的脑洞,田螺公主哦不柯基王子的故事(•̀ω•́)✧ cp:白保险x撒柯基(?)
对就是这么皮,皮这一下非常开心(。•̀ᴗ-)✧

依旧渣文笔,嗯写的非常放飞了,不喜欢的及时退出去以防辣眼(´•༝•`)
-------------------

案件告一段落之后的白保险最终还是失业了,夹着公文包的他穿着单薄的职业装在寒风中瑟瑟发抖。毫无征兆的暴雨使他不得不加快了回家的步伐。就在快到家的时候,路旁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从他眼底略过。

突如其来的好奇心驱使白保险倒回去,原来是个小狗啊。“真可怜,这么大雨连家都没有,公文包送你了挡个雨吧。”这么想着将公文包展开搭在它身上。跑了两步又折回来“算了还是把你带走吧,我今天难得大发善心。”于是将小狗一把塞进公文包揣走了。

白保险自己冲了个热水澡然后开始清理那只捡回来的狗,白保险正纳闷这狗怎么不动啊,小声嘀咕“可别是快死了吧这么晦气。”这狗就甩了甩毛。“啊你这个小崽子!我刚洗的衣服!”

“呦是只柯基啊,嘿小短腿真短,毛不错挺软的,留着陪我玩几天再送出去吧。”想着又揉了揉柯基的脑袋,结果被柯基的短腿踹了一脚。

接下来的日子里白保险又陷入了为找工作奔波的日子,虽然没怎么奔波吧,早上半晌出去,下午五六点又回来了,生怕累着自己,毕竟鲁迅说过,干啥都不能累着自己不是?躺在床上撸着狗的白保险想着,要是家里卫生有人打扫,碗有人刷,衣服有人洗,这样的日子想想就美好。嗯?自己是不是好久没打扫卫生刷碗洗衣服了?嗯???是吧?是的吧?什么情况?这啥玩意田螺姑娘出现了?白保险暗搓搓想着明天偷偷观察一下说不定还能解决一下人生大事。

第二天白保险难得的起了个大早,出去溜达了一个多钟头又悄悄溜回了家,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。家里竟然有个男的在打扫卫生?白保险目瞪口呆的看着那个没有自己高还有一头软毛的男子,“一定是我打开方式不对!”打开门出去又进来,“什么情况!”白保险四肢僵硬的走到男人身后,伸手拍了拍他,“哎,这位兄弟,”男人仿佛受了极大的惊吓往后跳了一小步,头上的柯基耳朵抖了抖,伸手在胸前晃了晃,“嗨~”

等等?不对啊?不是说好的田螺姑娘?白保险不确定的问“你...是谁?不能是那只柯基吧?”撒柯基歪头想了想,“汪~”好吧那就是了,诶哥们儿你先把衣服穿上。

“我是柯基族xx国的王子,你们人族真不爱干净,瞧你这屋子一天天的多亏了我才能这么整洁知道不?每天给我累的要死要活的你还不赶快以身相许谢谢我?”白保险听着柯基哦不,撒王子的念叨,一面点头应和,“啥?以身相许?要许也是你许吧小短腿!”“什么?你说谁短腿?”

撒柯基扑上去用不结实的小拳拳开始捶白保险的胸口,白保险不甘示弱一个使劲将撒柯基按在了沙发上。(删掉)撒柯基抓住白保险的手就要往白保险身上咬,还好白保险反应及时将撒柯基按住了。这个姿势......白保险一条腿在撒柯基腿中间卡住,双手将撒柯基的手举在头顶,看着撒柯基晶亮的眼睛,觉得在一起也许也是挺好的,鬼使神差的亲上了撒柯基的额头。撒柯基耳朵一抖,呆在原地说不出话。

好像,有点可爱,这样的感觉,也不错。

太清醒未必是一件好事

半夜发神经

没有灵感没有创作激情没有想法没有思路
弧一段时间我要好好想想


最近沉迷野男人的声音无法自拔
可以说特别喜欢夏磊傻妈了

我可以嫁给你吗?不行的话你缺儿媳妇吗?(雾)
开个玩笑_(¦3」∠)_
不过真的很喜欢傻妈_(¦3」∠)_非常可爱的大苏(?)


说回来,白撒是我萌的唯一一对明侦cp,一开始写文只是因为圈子太凉了自给自足
氮素这个圈子也慢慢开始暖了,太太们的粮也是特别的好吃了,有点不敢写了,自己写的太差了。
好好想一想接下来要怎么写,可能文笔依然很烂,然而还是有写下去的愿望的。